导航菜单

“限期解决”应成破解民生难题标配

另外,限期制定规范水电气暖等收费政策,限期全面推广证明事项告知承诺制等,也给百姓带来了多种利好,前者可便于百姓监督收费、促进收费规范,后者可防止“奇葩”证明再现。上述方案还明确了2020年底前落实互联网诊疗和互联网医院管理相关政策,有利于解决“看病难”,值得期待。

显然,限期解决诸多民生难题,彰显出以民为本的执政理念。解决民生难题如果不明确时间表,有可能会无限期拖延下去,这既是因为解决难度较大,也因为某些相关部门和人员存在懒政思想。明确限期解决民生难题,既是决策者自我加压,也不给某些方面拖延机会。“限期解决”应成为破解民生难题的规定动作和“标配”。

当然,并非所有民生难题都适合限期解决,有些民生难题的解决是一项长期工程,需要打“持久战”。但是,解决大多数民生难题最好能有一个明确的期限,至少要明确阶段性目标任务,有利于监督、考核、问责,继而产生倒逼效应。这不仅是百姓之福,也有利于有关部门“降本增效”。

尽管每一项民生难题都有“难”的原因,但只要下决心解决,办法总比困难多。实际上,解决民生难题主要路径有两条。一是从技术环节入手。比如,解决养老保险转移接续难、银行卡异地注销难及治理“奇葩”证明等,都需要信息共享等技术支撑。二是从体制机制入手。只有理顺体制、完善制度,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诸多民生难题。(冯海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