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经济适用房不能任意转让

案例

2006年9月21日,河南省一家人民法院审结了经济适用住房指标转让无效的案件。法院最终认定,只有符合条件的家庭才有资格购买经济适用住房。如果协议通过,经济适用房被捐赠给其他不符合购买条件的家庭,这种行为扰乱了我国经济适用房的管理秩序,损害了公共利益。因此,经济适用住房转让协议无效。

熊和秦都是一家集团公司的员工 2000年4月1日,熊和秦签署了一份礼物协议 根据协议,秦把自己单位的集资室给了熊,熊支付了集资款。秦刚直接将房子的所有权和房产证转让给了熊。 本协议涉及的集资建房实际上是该单位开发的经济适用房。 协议签订时,秦只有集资购买集资建房的资格,没有集资建房的所有权,当时集资建房尚未竣工。 熊某按照协议和集团公司的有关规定,履行相应手续后,向集资室缴纳集资款 {今日热}

2002年6月,熊搬进了一间两居室的集资屋。 2005年7月19日,郑州市房地产管理局为该房屋颁发了阿沁房地产证。 此后,熊维平多次寻求秦就房产证的转让进行谈判,但秦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因此,熊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命令秦履行房屋捐赠合同的附随义务,即办理房屋产权转移手续。

庭审期间,秦刚提出反诉,称自己是该房屋的合法所有人,他与熊之间的捐赠合同并不涉及房屋本身,而是经济适用房的购买指标。 同时,双方在签订捐赠合同时不具备捐赠保障性住房的条件,因此双方与熊某的捐赠合同无效。因此,法院必须依法做出判决,因为熊某无故占用了该房屋3年,他应当将房屋租金返还给9600元。 面对秦某提出的反诉,熊某认为秦某根本无权要求返还房租,因为根据双方的捐赠协议,房价不是由秦某自己支付的。 因此,他是这所房子的真正主人。

经审理,法院认为经济适用住房是中国政府为解决中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而建造的一种社会保障型住房。对房屋销售对象有严格的限制。只有符合条件的家庭才有资格购买经济适用住房,即使有资格的家庭也可能根本无法实际购买经济适用住房。 秦虽然有资格为某集团公司购买经济适用房,但通过协议将购买资格授予不具备购买经济适用房资格的熊,使不符合购买经济适用房条件的熊向单位支付集资款。然而,该房屋的产权证仍以秦的名义办理,这导致了本案的诉讼,扰乱了我国保障性住房的管理秩序,损害了公共利益。因此,捐赠合同应被视为无效。 因此,熊某要求责令秦某依法履行房屋捐赠合同义务,即要求秦某办理房屋产权转移手续的诉讼请求在法律上是没有根据的,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秦要求熊返还9600元租金的反诉,法院不支持秦的反诉,因为他没有提交强有力的证据证明,反诉与本案中的赠与合同纠纷不存在相同的法律关系。

查看:

在我国住房改革过程中,为了适应新的社会经济形势,政府将住房分为高档商品房、普通商品房、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 其中,经济适用房面向低收入家庭,具有一定的社会保障性质。 然而,在越来越多的个人花哨的“算计”下,这一目的逐渐失去了它的本义。经济适用房指标的转让和购买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尽管在本案中,法院最终裁定秦某捐赠给其他不符合协议购房条件的家庭扰乱了我国保障性住房的管理秩序,损害了公共利益,并最终裁定转让无效 但是,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在这个国家,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而且有无数的经济适用房是由个人卖给不具备购房资格的家庭或个人的。 除了通常的“资格审查不严”的原因之外,造成这种尴尬局面的另一个原因是中国现行的经济适用房购买制度存在一定的漏洞。

从实际情况来看,我国能够提供的保障性住房数量难以满足社会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需求。许多家庭不得不往返于不同的“发行号码”。即使实施在线发行号码,它们也会被抢劫空。购买经济适用房对他们来说越来越像是“画蛋糕充饥”。{HotTag}和那些成功购买了经济适用房,但并不缺少收入不那么“低”的人,虽然有些人觊觎便宜,但更多的是利用经济适用房和商品房之间的差价来谋取利益 由此可见,正是经济适用房本身价格相对较低,造成了房地产供应市场的双轨价格体系,扭曲了政策实施的初衷,使真正需要住房的人无家可归。

笔者认为,现行的“出售经济适用房出租”制度是解决这一困境的较好途径。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住房需求不等于购买需求。取消经济适用房产权会使居民无法从住房中获利,从而消除了经济适用房的“肥羊”标签。第二,现在的穷人不等于未来的穷人。如果群众“一夜暴富”是不现实的,那么通过艰苦劳动改变生活条件仍然是非常现实的。然而,在“走出贫困”后,保留经济适用住房的产权,似乎违背了经济适用住房政策的初衷 此外,中国的经济适用房制度自发布以来,带有浓厚的国家福利色彩。这些相对低价的房屋属于“国家资源”,应当合理、动态地配置。否则,这将是对国家资源的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