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中钢协:钢铁业平均负债率要降到60%以下

中国钢铁业的供给侧改革正在进入“深水区”。继落后产能和非法产能之后,“僵尸企业”已成为2017年减产的重要起点。在“僵尸企业”的带动下,钢铁行业的债务问题也被推到了最前沿。

澎湃新闻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网站(以下简称“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获悉,几天前,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召开了“去杠杆化,风险防范和效率提升”座谈会。在江西南昌的钢铁行业,“为钢铁行业”研究了高杠杆问题。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秘书长刘振江在座谈会上表示,2016年“去产能”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值得赞赏。今年必须赢得比赛; “去杠杆化”是企业资本结构和企业资本结构的根本优化。公司的重要性和战略关系非常重要。这项工作迫不及待,必须采取主动,不要宣布。

刘振江提到,“高杠杆”是钢铁行业的突出问题。 2016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的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9.6%,比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平均水平高13.8个百分点。在过去的16年中,平均负债比率从48.92%上升至69.60%。

其中,会员钢铁企业11家,资产负债率超过90%,钢铁产量占3.7%。负债率80%-90%为14,产量占12.07%,负债率为50%。以下大多数是小型公司。刘振江认为,大企业负债率高,应该成为“去杠杆化”的重点企业。

中国钢铁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远高于同等规模的外资企业。 2016年,安赛乐米塔尔的资产负债率为56.98%,浦项制铁为42.53%,新日铁生活黄金为52.57%,日本JFE为55.79%,美国纽柯为45.78%。相反,中国的大型企业的债务比率更高。宝武集团的最低债务比率为52.28%,其余5家2,000万吨以上企业的平均债务比率为73.46%。

钢铁公司的“高杠杆率”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财务负担。刘振江提到,2016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的财务费用为891亿元,每吨钢的财务费用超过140元,比上届钢价高出近100元。金融危机,占三项支出的35%。刘振江将“高杠杆率”的钢铁企业效率低下与恶性循环的孪生兄弟进行了比较。 “当利率不够时,利率就会变成债务,变成债务。”

中国钢铁协会确定了债务处理的目标,因为经过三到五年的努力,钢铁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已降至60%以下,而且大多数企业拥有的优质资产具有资产负债率低于60%。间隔。不过,刘振江还强调,“这个目标供大家讨论,并不意味着有些公司对此恐惧超过60%。”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2016年钢铁行业的产能减少是史无前例的,但债务问题仍然没有实质性突破。 2016年12月,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及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发布了《关于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金融债权债务问题的若干意见》,但尚未宣布支持措施。刘震在座谈会上透露:“有关部委正在努力完善。”

此外,刘振江强调了债转股。刘振江认为,债转股是公司减轻负担和“去杠杆化”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钢铁行业仍有许多符合债转股条件的企业。这些合格企业能否赢得债转股政策已成为关键问题。破解此密钥的关键取决于合格企业的努力。

刘振江说,基本具备债转股条件的企业应该研究债转股政策,这是一个重大事件。如果他们坐下,他们将错过机会。有关准备工作应足够。我们必须积极相互沟通,并向政府和金融机构报告。我们赢得了债转股政策,债务转股的实施将按照国家规定的原则,执行机制和工作程序进行。到那时,我们将更加努力地实施它们。但是关键是要真正转向,而不是从事“流动性股票”。

在债务清算方面,刘振江也将中钢集团定为“典型”。 “中钢集团在这方面发挥了带头作用。通过了650亿债务的债务重组和债转股,总的利息负担减少了约13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