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摔杯”的李国庆,并不容易的再创业

互联网观察频道2019.10.21我想分享。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引起注意。李国庆是互联网圈的老板之一。 “我直言不讳,得罪了许多人。请问韩海。”去年12月,李国庆在微博上公开道歉,并将其个人资料改为这句话,因为对刘董强事件的评论引起了巨大争议,并伤害了当当网。 敢说,真正的气质,是李国庆给外界的印象 习惯了礼貌的表达,个性化企业家更容易被公众记住。 然而,企业家的建立根本不是语言问题。更重要的是他们建立的企业以及他们提供的产品和服务。 对李国庆来说,当当网无疑是人生中一个特别重要的职业。 创建当当网曾给他巨大的荣誉和财富,但也深深伤害了他。 今年2月,李国庆突然宣布,他将离开当当网,开始新的业务。 此后,他多次提到妻子鱼雨“逼宫”离开当当网的故事。 即使在最近的视频采访中,“对我来说很难”从杯子上掉下来。 一些评论家说他是在作秀,而其他人表达了他们对他极端行为的理解。 在一场风暴中,李国庆的新项目“早晚阅读”再次进入公众视线。

早晚阅读是李国庆职业生涯的第三个春天。根据他的设想,最短的是三年,最长的是五年。这个新项目的市场价值可能超过当当网。 然而,目前情况并不乐观。

李国庆当当过去

很少有企业家公开而反复地谈论家庭事务。李国庆是一个例外。 这与他自己的情况有关。在当当网的故事中,“夫妻商店”这个话题是不可或缺的。 1999年11月,李国庆和妻子鱼雨共同创办了当当网 当时,网上购物对中国人来说还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李国庆夫妇看到了网上图书交易,用自己的话说,“我们梦想当当网将来成为一家改变中国文化产业和全民阅读的公司。” “相对于李国庆频繁出现在舆论漩涡中,鱼雨显得低调甚至神秘 然而,对于当当网的发展,其贡献是不可忽视的。 鱼雨获得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士学位和纽约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金融和国际商务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当当网成立之前,她已经在华尔街创造了一个世界。金融是她的强项。 当当网成立后不久,这对夫妇一起度过了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 2003年,鱼雨从老虎基金中为当当网赢得1100万美元

2010年12月8日,当当网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中国首家完全基于网上业务并在美国上市的B2C网上商城 上市当天,当当网股价上涨86%,首次公开募股融资3.13亿美元,创下亚太地区高科技公司2010年的新高。

那是李国庆和俞渝的高光时刻,搜索当时照片,两人的合影往往排在前列。因为这种商业上的成功,两人曾被视为一对“模范夫妻”。李国庆早先也提到,刘强东经常给他说,羡慕他有这么一个从华尔街回来的老婆,帮他做生意。不过在2011年,当当上市几个月后,俞渝便表示了对夫妻创业的不支持。在 《杨澜访谈录》 中,俞渝提到对创业者的忠告,“夫妻不要在一起创业,生活已经挺不容易的了。”因为生李国庆的气,俞渝一个多月没有回北京的家,自己一个人在纽约生活。在李国庆这边,也反复就“夫妻创业”提出类似看法。今年2月,李国庆忽然宣布离开当当,再次创业。就“夫妻店”的经营模式,他表示有利有弊。有利的地方,比如“抵挡了各种算计,来自资本,来自合伙人”,同时他指出,“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结束夫妻店治理”。夫妻意见一致,在企业发展初期能够带来很高的运作效率,而随着企业成长,如果夫妻之间决策不同,造成的内耗也会非常严重。近年来影响最大的一次,是在2018年年初,关于当当是否要卖给海航的争论。 “管理层股东和鱼雨都想尽快出售HNA,我首先不同意出售。其次,如果出售,HNA绝不是一个好选择。”在接受海克费恩采访时,李国庆提到“这是一个巨大的差异”,导致他和鱼雨完全分离。 回顾当当网的发展,他总结道,“妈妈和流行商店”总是一种妥协,应该更加进取和勇敢,拥有更多的资本、更多的人才和对现有人才更多的股权激励。

当当网是李国庆的荣耀,也是令人难忘的遗憾。

八个月,心很难“平静”

离开当当网,李国庆发出了一封长信 在他的演讲中,他表现出更多的兴奋和喜爱。 “在经历了人生中无数次的高峰和步入网络战争的中间之后,我决定再次出发去追寻我的梦想 “也许是因为经常与书籍打交道,李国庆有时给人一种文学学者的感觉 当时,他引用了两个词:“过去是光明和丰富的,颜色是清晰和光明的。” 经过多年的悲伤和快乐,网络像镜子一样清晰,而且很安静。" 但是现在,要“冷静下来”并不容易 八个月前离开当当网后,李国庆说:“我相信在我离开当当网管理层后,我已经完成了我夫妻店的管理架构。鱼雨将带领公司创造一个自由轻松的未来,并为当当网近3亿用户提供优质服务。” ”李国庆对当当网发展中的一些问题感到遗憾,但措辞并不激烈 三个月前,一篇名为《李国庆是如何被逐出当当网的》的独家文章突然流传开来,李国庆详细讲述了他在当当网的“逼宫”经历。 根据其声明,2018年1月14日晚,该家族重新查看了《雍正王朝》,并“看到八个国王被迫入宫,八个国王抢走了皇帝的权力,并表示权力分立的场景。”鱼雨还向李国庆提到:“哦,你为什么不同意卖掉HNA?”李国庆说他的观点仍然是一样的。 第二天6点钟,李国庆收到一封信,要求他交出他的新生意,接受HNA的出售 还有一件事引起了外界的注意。 李国庆提到当当网董事会已经做出了明确的决议,“鱼雨俞是名义上的董事长,将留在家里”,而李国庆采纳了董事会决议,并没有执行。

“我的心融化了”

“1996年,我把人们从华尔街骗回来,当时出国仍然很热。从华尔街回到中国并不容易。当时,她不是从海外回国创业的代表。人们结婚后有什么勇气? 文章写道:“李国庆本来有机会将当前局势扭转180度,换句话说,鱼雨本来可以被淘汰。”。" 最近几天,李国庆关于过去的话变得更加严厉。他甚至用“阴谋”这个词来形容他的妻子鱼雨。 他明确表示他不能原谅鱼雨,“因为她是我的妻子。” 当被问到时,这“感觉像是我心中的一根刺?”,李国庆觉得自已很难挣脱,抄起杯子狠狠砸在地上之前 有一会儿,所有的眼睛都聚精会神。一些人质疑杯子掉落是否是一场表演,而另一些人表达了他们的理解。 无论是当当网还是李国庆的新启动项目,目前的表现并不突出,但李国庆的言行仍受到高度关注。 不久,“李国庆访谈摔跤水杯”登陆微博和“震撼之声”列表

被迫离开当当网已经成为李国庆无法忘记的事情。 就鱼雨而言,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出声音。

在随后的回应中,李国庆为他扔杯子时的“情感困难”道歉,“无论是情节还是设计,过去都会过去。” 他说他将领导新的创业项目“早晚学习”和“创造新的明天”

早晚阅读及其对手

正如尖锋指出的,李国庆的新项目是早晚学习,为知识付费。 他认为,目前的知识支付市场“粗制滥造”,存在许多问题,如严重的征稿、广告经验不足、图书选择依赖虚假排名名单等。当他开始早晚读书时,他应该选择最好的,告诉最好的。

你如何选择书籍?此前的新闻发布会提到,早晚阅读书籍将依赖大数据,通过书籍畅销书排行榜、热门话题排行榜、内容实用性、经典榜单、内容差异化、客户需求等真实有效的数据来支持书籍选择。此外,说书的大亨、会员代表、图书选择编辑等。都会在选书组中占据一定的比例。

此外,新闻发布会上还提到,被邀请早晚学习的导师都是“读过数千本书、旅行过数千英里、经历过数千件事、表达过伟大感情的人”。第一阶段的40名学生进入准备状态,包括俞洪敏、贾平凹、张绍刚、纪连海等名人。与此同时,据称“来自不同文化领域的1,100名KOL被邀请加入演讲组”。 虽然听起来不错,但归根结底,它仍在读书。 在这个轨道上,产品得到了发展和扩展。 在樊登上学、学习,甚至像喜马拉雅山这样的音频平台,都是迟早要面临挑战的竞争对手。 打开早晚阅读就可以发现,目前这个平台的内容主要涉及人文、亲子、职场、管理、性别、自我成长等六大类 受欢迎的读者包括李国庆本人、戴建业、纪连海等人。 在阅读列表中,李国庆阅读的《闪电式扩张》排名第一,约有次广播。

▲从左到右,就直觉而言,早晚阅读是阅读总清单中的前六位。早晚阅读提供的内容相对较少,丰富性稍差。 相比之下,用户有更多的选择。 除了听书,它还提供由学者和专家教授的课程、电子书和讲座,涵盖更广泛的内容类别。

知识支付产品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是内容同质化。 尤其是书籍 这个在蔡康永教情商课,另一个也教情商课。普通用户可能无法仔细区分这两者。 更一般地说,既然这个家庭有,在这里听听。 产品的使用本质上是惯性的,能够提供更多内容的平台自然会吸引更多用户。

鱼目在一家投资机构工作,他曾经是一个重度用户。她提到罗振宇一小时听一本书,觉得“特别适合跑10公里” 但是现在她已经成为喜马拉雅山的一个严肃用户,“因为她选择了更多。”

喜马拉雅山和蜻蜓MF都提供了更丰富的内容

此外,尽管早晚阅读都强调故事讲述者的选择,声称“追随正确的人,阅读正确的书籍,做正确的事情”,但在其他平台上也有许多专家。

根据李国庆的预期,这一次创业,“完全有能力,短则三年,慢则五年,做的利润和市值超过当当”。不过谈起来轻松的事,做起来不一定轻松。除了面对先行者的竞争,知识付费行业本身也面临质疑。2016年被认为是知识付费的元年,喜马拉雅、得到等一众“玩家”纷纷入局,不过到2018年,唱衰与质疑不断,行业转而讨论内容创业寒冬与知识付费遇冷。再入局,显得有些不合时宜。2018年年中,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传播大数据创新实验室与21财经App联合发布了 《2018年知识付费研究报告》 ,当中指出,随着公众对知识付费产品的新鲜感降低、用户复购率下降、总使用时长缩水,包括喜马拉雅、知乎Live 等一线知识应用在内的整个知识付费行业开始出现营收下降的问题。报告总结了知识付费发展面临的四种困境:付费是“原罪”,习惯了在免费环境获取信息的用户,尚未完全养成付费阅读习惯;侵权现象频发,抄袭严重;优质内容建设力不足,用户复购率低;贩卖焦虑与情绪化购买。不过,知识付费的需求也确实存在。产品经理晓林使用这类产品已有数年,有空就看。在他感受中,这类产品满足了自我提升的本质需求,而他还有自我提升的欲望。 对于秋寒时期的互联网从业者来说,这样的产品可以用来了解行业的前沿观点,“尤其是许多行业的领军人物的观点,这对知识存储和行业方向控制具有指导意义和实用价值。” 鱼目提到一件让她吃惊的事:吃饭时,鱼目在喜马拉雅山听孟曼的武则天。当她的烹饪阿姨听说她在家里写不好时,她请鱼目帮她安装一个。 淋雨后,我把它下载给她,并教她如何使用。后来,我发现我阿姨自己找到了烹饪教程。 “我认为这特别好,多亏了互联网,多亏了知识支付,”鱼目告诉新浪科技。 知识支付产品通常包含许多免费内容。然而,它们给了人们更多获取知识或有价值信息的途径。在一定程度上,它们促进了人们平等获取知识。 此外,有可能改变人们的生活,甚至他们的生活一段时间。 对李国庆来说,做一个早晚读书的创业项目也有一些关于“知识改变命运”的想法 他曾经说过,提高人们的阅读能力,让更多的人通过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一直是他的创业信念。“当我这么做的时候,就是这个信念。现在我迟早要这么做,还是为了实现我的这一信念?” 这一次,我想帮助更多的人以更直接的方式阅读好书。" 现在的问题是,与李国庆吸引到的关注相比,他的新项目要低调得多。 许多人听说他们早晚都要学习,因为最近发生了“扔杯”事件。

八个月前,当李国庆宣布离开当当网时,他问自己:“年轻的心,寺庙如霜,我们还能获得荣耀吗?” 目前,答案仍然很难说。

点击它向小辫子和鸡腿的收藏者投诉

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引起注意,李国庆是互联网圈的老板之一。 “我直言不讳,得罪了许多人。请问韩海。”去年12月,李国庆在微博上公开道歉,并将其个人资料改为这句话,因为对刘董强事件的评论引起了巨大争议,并伤害了当当网。 敢说,真正的气质,是李国庆给外界的印象 习惯了礼貌的表达,个性化企业家更容易被公众记住。 然而,企业家的建立根本不是语言问题。更重要的是他们建立的企业以及他们提供的产品和服务。 对李国庆来说,当当网无疑是人生中一个特别重要的职业。 创建当当网曾给他巨大的荣誉和财富,但也深深伤害了他。 今年2月,李国庆突然宣布,他将离开当当网,开始新的业务。 此后,他多次提到妻子鱼雨“逼宫”离开当当网的故事。 即使在最近的视频采访中,“对我来说很难”从杯子上掉下来。 一些评论家说他是在作秀,而其他人表达了他们对他极端行为的理解。 在一场风暴中,李国庆的新项目“早晚阅读”再次进入公众视线。

早晚读书是李国庆事业的第三春,根据他的设想,短则三年,长则五年,这一新项目的市值可以超过当当。不过目前看来,情况并不乐观。

李国庆当当往事

很少有企业家会反复地公开谈论家事,李国庆是例外者中的一员。这跟他自身情况有关,在当当的故事里,离不开“夫妻店”这个话题。1999年11月,李国庆与妻子俞渝联合创办当当。彼时,互联网购物对国人来说还是陌生事物,而李国庆夫妇看准了网购图书的交易,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们梦想当当网在未来会成为一家改变中国文化产业,改变全民阅读的公司。”相对李国庆频频出现在舆论漩涡中,俞渝显得低调甚至神秘。不过对当当的发展而言,其功劳不可忽视。俞渝是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学士,而后获纽约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金融及国际商务MBA学位。在创办当当之前,她已经在华尔街创出一片天地,金融是其强项。当当创办不久,遭遇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夫妻合力挺过。2003年,俞渝为当当争取到老虎基金1100万美元投资。

2010年12月8日,当当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线上业务、在美国上市的B2C网上商城。上市当天,当当股价上涨86%,并以3.13亿美元的IPO融资额,创造了亚太区2010年高科技公司融资额度的历史新高。

那是李国庆和俞渝的高光时刻,搜索当时照片,两人的合影往往排在前列。因为这种商业上的成功,两人曾被视为一对“模范夫妻”。李国庆早先也提到,刘强东经常给他说,羡慕他有这么一个从华尔街回来的老婆,帮他做生意。不过在2011年,当当上市几个月后,俞渝便表示了对夫妻创业的不支持。在 《杨澜访谈录》 中,俞渝提到对创业者的忠告,“夫妻不要在一起创业,生活已经挺不容易的了。”因为生李国庆的气,俞渝一个多月没有回北京的家,自己一个人在纽约生活。在李国庆这边,也反复就“夫妻创业”提出类似看法。今年2月,李国庆忽然宣布离开当当,再次创业。就“夫妻店”的经营模式,他表示有利有弊。有利的地方,比如“抵挡了各种算计,来自资本,来自合伙人”,同时他指出,“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结束夫妻店治理”。夫妻意见一致,在企业发展初期能够带来很高的运作效率,而随着企业成长,如果夫妻之间决策不同,造成的内耗也会非常严重。近年来影响最大的一次,是在2018年年初,关于当当是否要卖给海航的争论。“管理层股东和俞渝都希望尽快卖海航,而我第一不同意卖,第二如果卖,海航绝不是好选项”,在接受海克财经采访时,李国庆提到,“这是巨大的分歧”,导致他和俞渝彻底分开。反思当当发展,他总结,“夫妻店”总是折中,应该更有魄力,更有胆量,融更多的资,同时网罗更多人才,给现有人才更多的股权激励。

当当是李国庆的一份荣耀,也成为一份难以忘怀的遗憾。

八个月,心难“静”

离开当当,李国庆发表了一封长信。文辞之中,他表露的更多是一种激动和深情。“在经历过无数人生巅峰之后,步入互联网的中场战事,我决定又一次启程,去再度追梦。”或许是因为常与书打交道,李国庆有时给人一种文艺书生的感觉。当时他引用了两句话,“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而现在看,要“静”下来,并不容易。八个月前离开当当,李国庆表示:“我相信在我离开当当管理后,结束了夫妻店治理结构,俞渝会带领公司洒脱地开创未来,为当当的近 3 亿用户提供优质服务。” 对当当发展中的一些问题,李国庆表示后悔,不过措辞并不激烈。三个月前,一篇题为 《李国庆是如何被逐出当当网的》 的独家稿件忽然传开,李国庆详细讲述了自己在当当“被逼宫”的经历。据其表述,2018年1月14日晚,一家人重新看 《雍正王朝》 ,正“看到八王逼宫,就八王跟皇帝抢权,说分权这场戏”,俞渝又向李国庆提到:“哎呀,你怎么就不同意卖海航?”李国庆表示,自己的观点还是老样子。次日6点,李国庆收到逼宫信,让他交出新业务,接受卖海航。还有一件事引起外界注意。李国庆提到,当当董事会曾明确作出决议,“俞渝挂名董事长,回家待着”,而李国庆拿着这份董事会决议,没有执行。

“我心软了”。

“我1996年把人家从华尔街骗回来,那时候还是出国热,从华尔街回中国很不容易,那时候她不是什么海归创业回来的代表,真是嫁回来,人家多大的勇气。”

文章写道,“李国庆本来是有机会将当前局面做一个180度逆转的,换句话说,出局的完全可以是俞渝”。而在近期,李国庆提起往事的措辞愈加严厉,对妻子俞渝的做法,甚至用到了“阴谋诡计”这样的表述。他明确表示,自己不能原谅俞渝,“因为她是我老婆”。当被追问,这“感觉就像一棵刺一样(扎进心里)?”,李国庆情难自已,抄起身前的水杯狠狠砸到地上。一时之间,四处目光聚焦起来,有人质疑摔杯子是作秀,也有人表示理解。无论是当当,还是李国庆新的创业项目,目前表现都并不突出,不过李国庆本人的言行仍然有很高的关注度。很快, “李国庆访谈中怒摔水杯”登陆微博和抖音两大热搜榜单。

被“逼宫”离开当当,成为李国庆无法忘怀的事。俞渝方面,目前未做发声。

在随后的回应中,李国庆为自己“情难自已”的摔杯举动致歉,“阴谋也好,设计也罢,过去的都将过去”。他表示,自己会带领新的创业项目“早晚读书”,去“创造新的明天”。

早晚读书和它的对手们

李国庆的新项目是早晚读书,剑锋所指,在知识付费。他认为,当前知识付费市场“粗制滥造”,存在组稿严重、广告多体验差、选书依靠虚假排行榜等问题,而他创办的早晚读书,要把精品选出来,把精华讲出来。

怎么选书?此前发布会提到,早晚读书将借助大数据,通过真实有效的图书畅销榜、话题热度榜、内容实用性、经典榜单、内容差异化、顾客的需求等数据支撑选书,并且,讲书大咖、会员代表、选书编辑等,都会在选书团中占有一定的比例。

此外,发布会时还提到,早晚读书邀请的导师均是“读过万卷书,行走万里路,经历万件事,抒过万丈情”的人,第一期的40位进入备课及准备状态,其中包括俞敏洪、贾平凹、张绍刚、纪连海等名人,同时声称,“已邀请到1100位不同文化领域的KOL加入讲书团”。虽然听起来不错,但归根结底,还是读书讲书。而在这条赛道上,已有产品发展壮大。得到、樊登读书,乃至于喜马拉雅等音频平台,都是早晚读书要挑战的对手。打开早晚读书可以发现,目前这一平台的内容主要涉及人文、亲子、职场、管理、两性、自我成长等六个大类。热门解读人包括李国庆自己,以及戴建业、纪连海等人。在阅读量榜单中,由李国庆解读的 《闪电式扩张》 排名居首,有大约4.7万次播放。

▲从左至右,早晚读书阅读量总榜前六

直观感受上,早晚读书提供的内容数量相对较少,丰富性略差。作为对比,得到给用户的选择要多出不少。除听书服务外,得到还提供学者、专家开授的课程,电子书,讲座等,涉及的内容类别也更广泛。

▲早晚读书与得到的首页对比

知识付费产品面对的一大问题,是内容同质化。尤其对讲书而言。这家讲蔡康永情商课,另一家也有,一般用户未必会细细区分两者的不同。更普遍的情况是,既然这家有,就在这家听。产品使用本就有惯性,能提供更多内容的平台,自然吸引到更多用户。

供职于某投资机构的沐雨曾是得到重度用户,她提到,罗振宇一次一个小时讲一本书的时候,都会听完,感觉“特别适合跑一个10公里的需要”。不过现在她成为喜马拉雅的重度用户,“因为选择更多”。

▲喜马拉雅和蜻蜓MF都提供了更丰富的内容

此外,虽然早晚读书强调精选讲书人,宣称“跟对的人,读对的书,做对的事”,其他平台,也不乏专家大咖。

“再造当当”不容易

根据李国庆的预期,这一次创业,“完全有能力,短则三年,慢则五年,做的利润和市值超过当当”。不过谈起来轻松的事,做起来不一定轻松。除了面对先行者的竞争,知识付费行业本身也面临质疑。2016年被认为是知识付费的元年,喜马拉雅、得到等一众“玩家”纷纷入局,不过到2018年,唱衰与质疑不断,行业转而讨论内容创业寒冬与知识付费遇冷。再入局,显得有些不合时宜。2018年年中,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传播大数据创新实验室与21财经App联合发布了 《2018年知识付费研究报告》 ,当中指出,随着公众对知识付费产品的新鲜感降低、用户复购率下降、总使用时长缩水,包括喜马拉雅、知乎Live 等一线知识应用在内的整个知识付费行业开始出现营收下降的问题。报告总结了知识付费发展面临的四种困境:付费是“原罪”,习惯了在免费环境获取信息的用户,尚未完全养成付费阅读习惯;侵权现象频发,抄袭严重;优质内容建设力不足,用户复购率低;贩卖焦虑与情绪化购买。不过,知识付费的需求也确实存在。产品经理晓林使用这类产品已有数年,有空就看。在他感受中,这类产品满足了自我提升的本质需求,而他还有自我提升的欲望。对互联网从业者秋寒来说,可以用这类产品了解行业最前沿的观点,“尤其是很多行业一线大咖的观点,有引导性,对于知识储备和行业方向的把握有用”。沐雨提到让她意外的一件事:吃饭时,沐雨在喜马拉雅上听蒙曼讲的武则天,家里写字都不利索的做饭阿姨听到,就让沐雨帮她也装一个。沐雨给她下载完 ,教她怎么用,后来发现阿姨自己在上面找到了做饭的教程。“我觉得这个就特别好,感谢互联网,感谢知识付费”,沐雨向新浪科技说道。知识付费产品中,往往也有很多免费内容,而不论怎样,它们给予了人们更多接触知识,或者说有价值信息的机会,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人们获取知识的平等。进一步,则有可能改变人们一时的生活乃至人生。对李国庆来说,做早晚读书这个创业项目,也有关于“知识改变命运”的思考。他曾表示,提高国民阅读量,让更多人通过知识改变命运一直都是其创业信念,“做当当时,是这个信念,现在做早晚读书,还是为了实现我的这个信念。而这一次,我想用更直接的方式,帮助更多的人读到好书”。现在的问题是,与李国庆自身引起的火热关注度相比较,他的新项目要“低调”许多。不少人听说早晚读书,还是因为近来这次“摔杯”事件。

八个月前宣布离开当当,李国庆自问,“少年心,鬓如霜,还能创辉煌?”。目前看,答案还难讲。

点一下在看给小编加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