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钢贸大王”倒下之后:部分银行停收互保新单

2月的上海松江钢铁贸易城在节日过后进入开放的节奏。除了许多装有钢的卡车外,许多龙门起重机也开始装卸钢。

“但是,仍有一半的钢铁贸易商不营业,他们可能正在观察。”一位当地钢铁贸易商表示。他说,观望的情况是上海松江钢铁城董事长肖松寿被称为“上海钢铁贸易之王”的4.66亿元股权资产的后续行动。许多当地钢铁贸易商与他有直接或间接的相互保险和保险关系。

相互保险和共同保险,就是几个钢铁贸易商为钢铁贸易贷款提供担保。只要其中一位拖欠还款,其余的钢铁贸易商就必须偿还贷款。

他听到的最新谣言是,肖的资产被没收,是因为他为其他钢铁贸易商支付了数亿美元的贷款,而这些贷款并未偿还给银行。

“当地钢铁贸易商担心由于相互保险和保险引发的贷款违约,他们的资产也将被没收,并开始悄悄转移资产。”钢铁贸易商透露。他认为,在萧家寿资产关闭之后,曾经是相互保险和保险钢铁贸易融资模式将要逆转的时代,银行可能不得不为此付出代价。

小型钢铁贸易商悄悄转移资产

在松江钢铁贸易城,记者在松江分公司遇到了一家股份公司的客户经理王成(化名)。他此行的目的是尽快收回几家当地钢铁贸易商的贷款。

“每次提取贷款,您可能会损失2-3磅。”他忍不住笑了。随着萧家寿事件的曝光,生产线的领导人几乎每天都在询问钢铁贸易贷款的回收情况。

他说他现在正在“归还”,这是钢铁贸易贷款留下的“债务”。

随着4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政策促使银行大量放贷,钢铁贸易商悄然成为许多银行的“客人”。数据显示,2011年国内钢材贸易贷款余额接近1.89万亿元,占国内银行贷款总额的3.5%,上海钢材贸易贷款余额增至1600亿元。

钢铁贸易贷款的快速增长主要包括抵押贷款和银票接受。所谓的银票接受是基于钢铁贸易合同的。在审查了贷方的财务实力,贸易抵押和以前几年的销售收入规模的财务数据后,银行提供了信贷额度。在信贷额度内,贸易商只需要使用其自有资金的30%,并使用银票接受折价法获得剩余的信贷资金的70%来支付钢材购买费用。

在银票接受之后,存在很多重复承诺和错误承诺的隐患。例如,为了满足银行对贷款抵押物估值的核实,一些钢铁贸易商暂时从上游钢铁厂借了一批钢铁“质押”,然后要么从其他银行申请贷款,要么将其退还给钢铁厂。

“一些银行知道这些问题,但他们对福建钢铁圈的整体还款能力更加信服。”王成说。这种整体偿还能力是福建钢铁商圈独特的“金字塔”结构。在“塔”处,极少数大型钢铁贸易协会为底部的许多小型钢铁贸易商提供贷款担保或现货交易量。塔的。银行向银行申请银行贷款购买钢材以赚取贸易利润。小型钢铁贸易商一旦拖欠贷款,大型钢铁贸易商将协助偿还贷款。

“大型钢商的钢商销售额超过一亿元,为小型钢商偿还数十万笔钢贸贷款并不难。”王成说,但是钢铁贸易之王在“塔楼”中的权益被封存之后,许多小型钢铁贸易商的贷款担保书中有多少执行权?他就像针刺毡。

王成可以做的是在钢铁贸易商转移资产之前锁定一些可以偿还贷款的“资产”。春节之后,他问他的朋友们这些钢铁贸易商(通过自己的贷款业务)是否“隐藏”了该物业,或者根据这些钢铁贸易商的近期销售情况,确定他们是否有足够的钱来偿还贷款。

银行拒绝新订单

相互保险和保险的钢铁贸易融资模式是一把双刃剑。例如,在江苏无锡宜州钢铁贸易市场的所有者李国庆因无法偿还钢铁贸易贷款而奔跑之前,负责相互保险和共同保险的钢铁贸易商不得不将资金补足到偿还银行贷款。

由于高风险,“塔”的各个大型钢铁贸易商开始寻求转型,例如成立担保公司为钢铁贸易贷款提供担保,或投资于钢铁市场以发挥房地产的作用。获得更高的利润。

上述钢铁贸易商透露,除经营松江钢铁城外,肖家首建还在福建,苏州和上海浦东设立了担保公司。营业额超亿元,有大量的大型互保和联合担保的钢铁贸易贷款。

“现在,我们基本上很害怕接受相互保险和联合担保的钢铁贸易贷款申请。”王成直言不讳地说,未来的钢铁贸易贷款审查将回到原先的点,即银行正在审查钢铁贸易商自己的信用。根据评级,抵押品评估和财务实力,确定是否授予贷款批准。

目前,上海市松江区政府有关部门将协助上海松江钢铁城,肖家寿和银行寻找新的还贷方案。

“但是政府部门的底线是不要为过期的钢铁贸易贷款多付钱。”一个了解事件动态的人会感到压力。 (《 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