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金十条”下的钢企生态:宝钢融资变迁录

“仍在深秋,钢铁行业真正的冬天尚未到来。”

7月2日,现年54岁的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重申了他对钢铁行业的悲观看法。自2013年以来,普遍存在的行业困境不仅考验了宝钢等钢铁巨头,而且加剧了中国银行体系对“两高一盈”行业的风险担忧,以及偶尔发生的钢铁贸易公司违约事件。也不断地击中银牌。企业的神经。

但是,这并不能阻止徐乐江接管宝钢的趋势。此前,徐某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宝钢即将进入新的轨道。刚刚发布的宝钢2013-2018年战略发展规划揭示了宝钢的两个发展方向,一个是严格控制产能扩张,另一个是布局国际市场。

这需要强大的财务支持。预计7月5日的“金十炉”(《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将成为宝钢国际化的新机遇。

《金十条》指出,要按照“消化一批,转移一批,整合一批,淘汰一批”的要求,对产能过剩的不同行业实行差异化政策。

多位银行高管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说,“金十”对商业银行和宝钢等工业巨头而言意味着无限的机会。例如,2009年开始的并购贷款有望启动;发行优先股,股份制和债券挂钩产品将有望破裂,支持企业“走出去”的金融机构创新将进一步加强。

7月9日,宝钢内部人士透露,6月下旬,徐乐江会见了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胡怀邦。双方特别交换了过去的合作和今后的合作项目。” >

徐乐江和胡怀邦并不陌生。当胡怀邦负责交通银行时,作为两家总部设在上海的主要中央企业巨头,双方在2009年3月进行了强有力的联合交流。当时,宝钢集团收购了宁波钢铁股份有限公司56.15%的股份。钢铁有限公司提供贷款7.5亿元。这是中国银行业向钢铁公司发行的第一笔并购贷款。

宝钢集团资本总监张伟告诉记者,国家开发银行与宝钢股份于2008年开始全面合作,同年签署《开发性金融合作协议》,确定合作额度为300亿元。从那时起,宝钢中信与巴西矿业冶金项目的其他合资企业,宝钢在几内亚西曼杜铁矿的股份,就可以看到国开行,国开行对宝钢湛江钢铁基地项目的综合信誉高达440亿元。

当然,在宝钢的背后,不仅有两国,还有交通银行。 6月下旬,本报记者赴上海采访了宝钢集团近年内部改制和外资并购过程中获得的资金支持,试图探讨在金融脱媒和工业双轨下银行和企业的生态变化。苦恼。

激活并购贷款吗?

“十大金币”有望恢复长期丢失的并购贷款。

根据“金十条”,产能过剩行业分为四种不同类型的差异化政策,将在不同情况下实施。内部保险贷款,并购贷款和债务(股权)融资等各种金融工具得到了全面应用。

“未来产能过剩行业的大规模整合将成为现实,优先股和并购贷款等产品将陆续开发。” 7月9日,一家股份公司投资银行的负责人说。

近年来,宝钢集团在中国大力推动的内部重组中发挥了一定作用。 2009年3月,宝钢收购宁波钢铁56.15%的股份时,交通银行提供了7.5亿元贷款,这是银行业向钢铁公司发行的首笔并购贷款。

尽管商业银行热情高涨,但并购贷款市场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火爆,其杠杆上限为50%,最长贷款期限为五年(2008 CBRC 《商业银行并购贷款风险管理指引》),并且自己参与了并购。大型企业有足够的资金,对银行并购贷款的需求不是特别强劲。

“对宝钢等融资成本的控制向来更受关注。”张炜认为,当前的并购贷款在利率方面可能没有特殊优势。 “在某些应用领域,可能会有更多的需求。”

一些银行家建议,对于商业银行而言,未来恢复并购贷款还应考虑企业的经济和可用性需求。

产能过剩行业,特别是对于像宝钢这样的制造公司来说,产能过剩行业对于控制融资成本或财务费用至关重要。仅从2012年的数据来看,中国钢铁行业的利润率为负,其财务费用巨大。

多元化的融资

截至2012年底,宝钢集团总资产为4,98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44.4%,低于70%以上同行的债务压力。一方面,增加直接融资的比例,鼓励子公司发行中票,短期和公司债券,实现融资渠道的多元化。另一方面,通过调整和优化货币结构,增加美元等外币融资比例,张伟介绍,2011年,由于人民币升值等因素,宝钢的汇率收益达到20亿美元。元。

就工作行为而言,银行干预了宝钢的各种项目和资产管理业务。 2012年12月,它向总部报告了宝钢集团15亿应收账款信托融资业务,该业务目前正在审查中。 2013年,宝钢在工商银行的新公司财富管理业务达10亿元。

使融资多元化的尝试更多地反映在国内外两个资本市场之间的联系上。最典型的一个是香港点心债务项目。

中国银行介绍,2012年,中行担任主承销商,为香港宝钢集团发行了29亿港元的点心债券,成为中国内地首家直接发行人民币债券的非金融企业。到香港。

“当时,国内三年票率约为4.7%。但在香港,点心费用低于100点BP,总融资成本近亿元。”中国银行说。

“点心债”筹集的资金被投资于主要由宝钢资源组成的宝钢集团的海外并购。

商业银行融资计划的变更与宝钢集团的战略调整密切相关。正如上述中国银行所说,在宝钢新一轮发展规划中,业务领域将从钢铁扩展到材料,商业模式将从制造业转移到服务业。市场空间也将从中国扩展到全球。

在此之前,徐乐江曾多次公开表示,宝钢将继续走上一条新的道路,坚持钢铁主业,但会缩减钢铁生产能力,并利用互联网来增加钢铁产品的附加值。用徐的话说:钢铁电子商务时代已经到来。

这与工行试图建立电子供应链融资平台的尝试相吻合。据工行称,宝钢电子供应链融资平台是首个与大型央企成功合作的跨系统网络融资平台。

截至2013年5月,宝钢电子供应链2013年共发放贷款9444.2万元,贷款余额2783.98万元。自去年首次发行供应链融资以来,工行已发行近1.5亿元。

“走出去”背后的信贷支持

“宝钢过去在海外并购中相对谨慎。”张伟告诉记者。

2008年后,宝钢集团增加了海外并购,国开行成为其“走出去”的最重要支持者。近年来,国家开发银行对宝钢的累计承诺资金已达880亿元人民币。目前,宝钢集团在国家开发银行的贷款余额为35亿美元,主要用于美元流动资金贷款。

截至2013年5月,国家开发银行贷款余额为1.5亿美元,均为短期流动资金贷款。双方未来的业务合作空间主要是宝钢海外购铁矿石的流动性需求。

双方共同推动的合作项目包括澳大利亚AQUILA铁矿石项目综合贷款37亿美元,宝钢湛江钢铁基地项目综合贷款440亿元,中信宝钢在巴西矿冶项目中的股权,与宝钢股份在几内亚的西曼都铁矿项目中的合资项目综合信贷为14亿美元。内部消息人士透露,收购巴西矿冶项目后,宝钢作为六家企业财团的成员,融资份额约为2.29亿美元,相当于并购总额的六分之一。

在利率方面,与商业银行相比,国开行提供一定的利率优惠空间。未来,我们将考虑其他方式,例如过渡贷款法和项目贷款,以解决不同阶段对并购资金的需求。张伟说。 (《 21世纪经济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