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被灭灯的副乡长,被消费的乡干部符号

近日,四川省阆中市天宫镇副乡长代斌参加了江苏卫视的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结果,所有24名女性客人都关灯,没能出去 代斌的母亲看完节目后哭了,抱怨儿子“没有一个女孩被抓到真可惜!”38岁的代斌说,他的选择非常少。女孩们听说她们的工作主要在乡镇。他们每天都呆在乡下,见面时拒绝交往。 (《华西都市报》年10月22日)

《非诚勿扰》一直擅长创造话题以扩大其知名度和影响力。不,这次它策划了一次罕见的“副市长征婚”,让他失败了。因此,广大网民热烈讨论和辩论了 《非诚勿扰》,再次成功地定位于舆论的中心,并成为“国家话题”。

只是,来求婚的代斌真的很差劲,被所有24个女客人都拒绝了吗?许多网民以这种方式为代斌感到委屈。 事实上,这与德宾本人是否坏没什么关系,但从节目一开始,“村干部”德宾就被置于被戏弄和嘲笑的境地。 主持人、评论老师和一些女嘉宾都穿上代斌的羊毛衫,在舞台上向他打招呼,并带着当地口音说普通话。目的显然是让观众发笑。

虽然这样做除了提高节目的收视率之外可能没有恶意,但实际上,这显然是在向其他女嘉宾和广大观众发出一个强烈的暗示:乡镇干部穿着粗俗,喜欢打官腔,品味很差.那么,小乡镇官员代斌的“竞争力”是什么呢?

同样令人遗憾的是,代斌植根于农村发展起来的基层灵活工作方法和手段的特殊技能,以及被称为中医的特殊技能,以及他独特的荨麻疹治疗方法,根本没有得到展示。更确切地说,《非诚勿扰》根本不想给他展示的机会。他们想要的是“内陆村干部”的象征,然后是娱乐和消费的象征。 至于“所有灯都关了”的结局,很难说是事先设计好的,因为这样的结果会引发越来越多的后续反应。

《非诚勿扰》作为一个电视节目,越来越多的人抱着看音乐的心态,但代斌是诚心诚意来的,被“逗乐了”,这对他不公平。尤其是黛比的母亲,“所有灯都关了”让她哭了33,354。像这样伤害一位老母亲是不道德的。

说到本质,这期《非诚勿扰》,就像赵本山的小品一样,在价值观上是不健康的,就是通过戏弄弱势群体来迎合大众,这是势利和庸俗的。 例如,如果代斌改变了他的身份,成为了一家在中国的跨国公司的高管,或者是一名从美国硅谷回来的博士生,他还会被嘲笑和“关灯”吗?

责任编辑器:hdwmn_zh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