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古代真有飞檐走壁的人不信你看这几起盗窃案,一个比一个奇葩

外人不得进入宫城。毕竟,皇帝住在宫城。天威就在眼前,没有人敢胡作非为。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害怕皇帝的威严,尤其是那些晚上出没的“梁上君子”。

军事部门发给内政部的正式文件要求所有可疑人员在当天中午交给内政部刑事司处理。那么,谁会被怀疑犯有重大罪行?

事实上,所谓的嫌疑人都是军事部门的一些零活,比如:做饭、低级劳动者等。四天后,内政部收到了另一份来自军方的官方文件,称:一名名叫孙凯文的新嫌犯在军方食堂工作。第二天,军事部门向内政部发送了另一份正式文件,将另外三名新被捕者移交给沈星部门。

那么,被盗物品洪秀全的金印是怎么出现在清政府军事部门的呢?

同治三年六月,湘军攻占了太平天国的首都天津。6月17日清晨,一群太平军正要突围,但他们被湘军俘虏了。然后,他们从几名士兵那里发现了洪秀全的金印和两枚帝国印章。因此,曾国藩交出了印章和印章。其中,印章存放在张静军区值班室。

同年11月,具体日期是空的,因此无法核实确切日期。后来,军事部门收到了内政部的一份正式文件,其中称刑事监察部对所有嫌疑人进行了“单独调查”。事实上,这是“单独审讯”。然而,没有获得任何结果。

由于审判中没有什么,我们只能依靠侦探。结果,大内的间谍们开始出去搜查首都。

因为一枚金印被盗,间谍们把他们的搜寻集中在首都的黄金和珠宝商店。

幸运的是,没过多久,在一家名为“万圣”的珠宝店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店员说:8月24日,一名自称Sa的犯罪部门的成年人来拿了一枚金印,说他会把它融化成普通的金条。此外,这位萨大人还解释了这枚金印的起源,说它是由一位来自其他地方的官员的亲戚带回来的。

如果有生意要做,你会不做吗?

最后,珠宝店与萨大人达成了协议。珠宝店把金印熔化成十条十一两的金条,并收取四十两的工资。这个人仍然依稀记得这枚金章上刻着“田萍天国万岁”的字样。然而,从现存的“天王圣旨”上的印章来看,金印上的完整文字应该是“太平天国、金Xi大道、万王、奉天、万魔、一切典雅、一切正义”。

这不是丢失的金印吗?

那时,间谍们觉得店员们并不记得所有的单词,因为他们只是想融化和做生意,所以他们怎么能记得这么好呢?在那之后,特工们一直跟踪这条线索并进行搜查。最后,他们找到了一个叫沙龙的人,他实际上是军事部门张静刑事部门的医生。因此,他是主要嫌疑人。

经过一番询问,莎伦坦白了。他说:8月17日,轮到他上早班了。军事部门的值班室满了,汉族人在不同的房间值班,而沙龙翁瑞迪则趁此机会溜进了汉族人的值班室。之后,他看到一个没有正确连接的柜子。那是闪闪发光的“天王金印”。

看到周围没有人,莎伦拿起金印,藏在一个包裹里,从军事部门拿了出来。过了一段时间,它被交给“万圣”珠宝店,花了40刁的工资将金印熔成10金条11两。其中,两个金条被莎伦兑换成白银,剩下的“八个金条和一个小包”藏在家里的炕上。

十根金条中有两根被用过,所以应该还剩八根。怎么会有一小块和一个小包?

莎伦说:因为珠宝店没有很好地熔化,所以“小块”从十根金条中的一根金条上折叠起来,“小袋子”在熔化前从金章上取下。因此,王金印估计那天没有铸造一整块黄金。

罪犯被抓住了,案子结束了,赃物被追回来了。到目前为止,“倪虹假金印”盗窃案已经曝光。收到所有赃物后,没有办法否认。内政部批评沙龙“极其大胆,没有国王的法律”至于如何对付这样的人,据说他会被斩首,但没有办法调查最终结果。

莎伦在办公室的一个重要职位上值班。他便利的环境和低自律并不奇怪。毕竟,有相当多的人偷金印。

另外,内务府在这份奏章中还提出了一些建议,说要犒劳抓住飞贼的值班太监,比如:太监总管王成,应赏给他白银二两,但“功罪亦难相抵”,赏赐完之后,还是要处罚的。王成被罚了半年的薪水和一年的钱粮,这样算下来,贼算是白抓了,那二两银子的赏赐都算不上安慰奖。

对于内务府的这个建议,乾隆皇帝表示同意,批示了四个大字:依议,钦此。

那么,盗贼频繁出入皇宫的原因是什么呢?

内务府指出:紫禁城内有一些宫殿正在整修,进出的人员繁杂,导致完工之后,有人潜藏在某所宫殿的可能性很大,而太监也没有去搜查每一个地方,所以,也就导致宫城内部的治安形势非常严峻。但是,因为搜查不严而导致的失窃案,并非是偶然。

公元1776年,即乾隆四十一年,内务府有一份报告,就指出了一起因搜查不严,而导致的盗窃案。这一年的四月四日,一个曾经在大内当过差,名为大小儿的人来到了皇宫的西华门。这样一个陌生面孔突然出现在皇城门前,肯定要受到守门士兵的询问。

但是,大小儿谎称自己是皇宫里的跟班,所以,这些士兵就没有多加阻拦。随后,他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六部大臣值班的地方。

这里竟没有人看守,值班房中放满了值班官员的用品和杂物,大小儿撬开铁锁,把小铜镜、铜帽架、小锡盒等,容易带走的物品都扔出了西墙外。并在其快要得手的时候,刚好有人回来,看见大小儿的举止可疑,就立马去值班房查看,竟发现里面的所有物品都不见了。

于是,此人便上前抓住了大小儿。

其实,在宫城之内,发生盗窃也是常见之事,面对来来往往的宫女太监,谁能分清楚哪个是,哪个不是呢?更何况还有大臣、侍卫等等,如此多的人怎么会分辨出哪个是贼,哪个不是呢?

参考资料:

【 《清代档案史料选编》 、 《清史稿高宗本纪》 、 《枢垣纪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