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钢贸风险延烧至北方山东博金钢铁深陷漩涡

关联方倒闭,提供担保的公司资产被冻结,资本链紧张,商人去讨债。华东和华南钢铁贸易界的这些严重事件现在已经烧毁到山东博金钢铁有限公司。该公司(以下简称“博金钢铁”)是一家中小型钢厂。

“在我们支付了Bojin Steel的货款后,货物物理应该属于我们,但是Bojin Steel中属于我们的货物已抵押给中国建设银行拳击分行和山东华兴金属物流公司。” 2月19日,Jin Steel的商人Bo Liu Yi(化名)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采访。

这时,刘毅在渤金钢铁公司办公室“值班”。早在五六天前,他和其他20家其他涉及使用混凝土和沙子的当地企业将被用于Bojin Steel。门被挡住了。 “我们每天坐在渤金的办公室里,轮流值班,守卫仓库以保存货物。”

记者掌握的信息是,抵押的商品主要是价值超过一千万的钢卷。质押标签显示,拳击分公司是货物的质押人,华兴公司是质押材料的主管。 “我是一个小家庭,货物的数量不是太多,压力最大的货物价值将近200万。”刘怡说。

政府参与其中

博金钢铁公司位于山东省博兴县,这是中国最大的涂层和卷材生产加工基地和贸易集散地。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左右,工厂中没有高炉。这是一家专业生产钢卷的工厂。每个经销商都将其接收并出售到外面。

刘毅与博金钢铁公司的合作始于半年前。今年1月15日,他将钱寄给了Bojin Steel;但是当春节后准备好交货的库存时,货物已经抵押。他说,渤金钢铁建成后,一些商人开始合作,所有房屋都被压在这里,货物无法带出。

令贸易商感到恐惧的是,他们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为渤金钢铁公司以前从未有过类似的情况。 “博金钢铁公司有一个股东,他的前外国货仍在里面。如果发生动乱,(他)必须首先把亲戚从这批货物中解救出来。”另一位薄金钢铁商人正在接受该报纸。记者在接受采访时说。

“现在这批货物,商人想带走,华兴公司不让其提;华兴公司取货,商人是不允许的。”刘怡说。

2月19日晚,记者致电了博金钢铁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斌的电话。处于舆论风暴中心的王斌语气有些疲惫。他在《第一财经日报》告诉记者,他仍在拳击。这不像“找不到人”。现在政府已经挺身而出解决这个问题。在进行中时,由于未对特定业务负责,因此他结束了通话。

但是政府的介入并没有消除商人的担忧。华兴公司虽然是当地最好的公司之一,但可以作为抵押贷款的抵押品。 “许多公司都由华兴公司监督。一旦资本链断裂,他们将迫使货物被带走,给商人造成巨大损失。”

目前,博金钢铁已停止正常生产。 “博金钢铁公司仍在公司,主要由几名经理和财务人员来处理事情,因为工厂工人一直在放假,而不是生产。”刘怡说。

这与最近在华东和华南的钢铁贸易事件没有什么不同。 “一批商品,几个买家同时付款,最后抵押给银行,在银行没收之前,谁是最快的那个人,就是一个愚蠢的账户。”分析师说。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还联系了拳击分会,但该分会的许多成员拒绝了采访。

关联方金威达

根据当地商人的报告,渤金钢铁公司虽然不是当地的大工厂,但收益却很好,声誉也更好。 “渤金钢铁去年的收益还不错,他们说他们仍然可以赚钱。”刘怡说。

“可能是资金有问题。”上述商人叙述了渤金钢铁公司股东的要求。

商人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证实,由于另一家本地公司金威达(33,354)的介入,博金钢铁公司的“过失”更为复杂。

后者与Bojin Steel有着密切的关系。 “金威达和博金钢铁的股东相距一个人。”上述商人说:“我们的货物实际上是由金威达作为抵押仓库冻结的。”金威达已经关闭,博金钢铁的抵押钢卷已经变成竞争的焦点。

尽管博金钢铁公司经营良好,但资本链相对薄弱,有必要通过华兴等公司担保获得银行贷款。华兴还证实,博金钢铁和华兴一直有业务往来。

“为了贷款,张三给了李四担保,李四给了王悟一个担保,王悟给了张三了担保。这已经形成了一个看不见的资本利益网络。”商人我们的记者报道说,一旦其中一个人遇到问题,他们都会受到牵连,而老板的普遍作法是他们仍然可以返回并且不能竞选。

刘毅还透露,民间借贷在当地很普遍。 “银行只是一个渠道。一般来说,钢铁公司除了从银行借款外,还将有大型的国有企业来帮助他们搬运托盘。如果具有雄厚资金实力的物流公司也可以使用托盘或贷款。”分析员。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张国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