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进展:上半年“地条钢”出清煤炭去产能完成74%

根据国家发改委等有关部门的数据,6月底,全国钢材去产能完成了全年目标。上半年煤炭出口总量为1.11亿吨,完成了年度目标任务的74%。这为在9月底前完成煤炭和钢铁的产能减少目标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7月18日,国家发改委发言人严鹏程在宏观经济简报会上表示,今年上半年产能将得到很好的提升。下一步将采取进一步措施,以协调减少产能和稳定供应的工作。促进市场供需平衡,防止异常价格波动。

谈到下一步,严鹏程表示,他将“迅速推进煤矿项目建设的审批程序,并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重新批准部分优质煤矿的生产能力。标准。同时,加快试生产和合格煤矿的建成。继续增加有效供应。”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最近的钢铁和煤炭生产已显着加速,价格持续上涨。

截至7月10日,秦皇岛5500大卡煤炭收盘价为每吨589元,比6月初上涨24元,接近今年最高价每吨600元。钢铁的情况与此类似。 7月18日,河北省唐山市钢坯价格为每吨3470元,为两年来最高;三级螺纹钢为每吨3810元,创近两年来新高。

今年上半年,原煤和粗钢产量分别达到17.13亿吨和4.2亿吨,分别增长5%和4.6%。

对容量不足很重要

阎鹏程指出,今年上半年,全国有关部门和行业充分利用市场化和法治化方法,扎实推进去产能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积极的进展和结果。

在钢铁方面,按照既定的目标计划,坚决淘汰落后产能,严格控制新产能,在部分地方查处违法违规建设炼钢项目。同时,努力依法取缔“钢带”。截至6月底,“分区钢铁”已按计划清理完毕,并将对此进行监督。

在煤炭方面,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上半年煤炭总生产能力为1.11亿吨,完成了年度目标任务的74%。

阎鹏程说,通过产能削减,有效地促进了行业的健康发展。以煤炭为例,公司的经营状况有了明显改善。 1-5月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23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200亿元。

此外,行业发展环境得到改善。非法新增产能,非法建设,超能力生产等老问题得到了有效遏制,煤炭市场秩序逐步规范。工业布局得到极大优化,大量长期亏损,安全基础薄弱的煤矿被加快撤出,进一步淘汰了高产能的发展。空间。

与此同时,风险正在逐渐减轻。 “随着煤炭企业资产的逐步改善,一些不良或潜在的不良资产变成优良资产,企业融资能力显着增强,银行债务,客户欠款,工人工资,社会保障欠款,安全债务,技术创新创新投资已大大减轻了矛盾和问题的不足。”严鹏程说。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2016年,钢铁和煤炭产能分别超过了6500万吨和2.9亿吨,超出了目标。截至2017年5月底,该国已将粗钢产能减少了4239万吨,退出了9700万吨的煤炭产能,钢铁和煤炭产能已完成当前任务计划的84.8%和65%。

6月份,钢铁产能再次达到1600万吨,超过了当年的目标5000万吨(不包括5800万吨的产能)。到6月底,煤炭将剩下4000万吨的去产能任务。根据时间表,它将在大约2个月内完成。

除价格上涨外,煤炭和钢铁产能下降的进程实际上导致了许多工业部门的繁荣。

分析师王国庆指出,钢价已经反弹,利润急剧上升,这与产能直接相关。今年平均价格上涨了约30%。受6月底之前的带钢禁令影响,建材和钢材供应减少,需求相对旺盛,导致价格上涨。

“钢铁生产是根据市场需求和市场利润刺激来调节的。在当前良好的利润形势下,企业正在增加产量。”王国庆说。

多种因素导致煤炭价格上涨

为响应当前煤炭价格上涨的趋势,国家发改委发言人严鹏程表示将确保市场供应。

他指出,为协调去产能和稳定供应工作,促进市场供需平衡,防止价格异常波动,国家发改委和有关部门将重点抓好。在六个任务上。

一个是加快释放高品质能力的过程。监督指导主要产煤区,在增加或减少联系,减少置换的前提下,有序推进煤矿项目建设的审批程序,重新批准部分优质煤的生产能力地雷严格按照标准执行。同时,加快试生产和合格煤矿的建成,并继续增加有效供应。二是加强运输能力协调。第三是促进清洁能源的全面供应。另外,有必要促进中长期合同的履行。建立健全企业社会责任储备体系,积极引导市场预期。

他进一步指出,减少产能的主要能力是使效率低下的产能无效,这对煤炭生产的影响有限。

煤炭供应紧张和价格波动的阶段性原因有很多。主要受几个因素影响。首先,经济复苏导致煤炭,电力,钢铁和化工等主要耗煤产品的产量快速增长。 1- 5月,全国火力发电量同比增长6.4%,粗钢产量增长4.4%,带动煤炭消费增加6000万吨以上。增长10.3%。

第二,自今年年初以来,主要流域的供水一直是干旱的。截至6月初,全国重点水电站储能容量同比下降27.2%,水电产量继续大幅增长,必然导致煤炭消费量增加。

第三,一些煤炭输入省份的产能出口相对较大,超出了预期。尽管这有助于提高行业集中度,但也打破了多年来形成的资源和产能分配的平衡,带来了稳定的煤炭供应。新挑战。

第四是加强主要产煤区的安全环保执法检查。一些不符合要求的煤矿已经停产停产整顿,客观上也对正常的生产和供应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研究院副教授邢磊指出,近期煤炭价格高涨是由于季节性因素导致需求增加。

去产能后,产能无法迅速增加,因此,一旦需求增加,短期内就很难恢复生产。 “要达到生产能力,我们必须制定法规和标准。具体产量应由企业根据市场进行控制。”邢磊说。

邢磊认为,今年上半年的GDP增长率为6.9%。中国经济保持稳定增长态势,对能源的需求仍然比较强劲。

从今年10月开始,在煤炭取暖开始之前,煤炭需求可能会增加,而价格压力也会增加。这是正常现象。因此,他建议避免对市场进行频繁干预,而应将更多解决方案移交给市场。制定标准和制定法规更为合理。

根据《 21世纪经济报道》,今年上半年原煤产量为17.1亿吨,同比增长5.0%。日平均产量为946万吨,比去年同期增加52万吨,接近2015年同期的正常水平。同期,粗钢产量为4.2亿吨,增长4.6% 。今年6月,钢铁日均产量为325.2万吨,同比增长0.7%,是今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钢铁老将马中普也认为,按照目前的趋势,由于中国经济增长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钢铁价格在一定时期内已经上涨。下一步,国家不应对钢铁等行业进行过多干预,以使该行业保持竞争和合理的价格水平。目前,钢铁产能减少后的利润率非常高,但下游行业的利润率却很低。不合理的利润结构是暂时的,因此应该朝着合理的趋势发展。

——